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做人做事 >> 正文
老一辈革命家的三严三实
——记彭德怀、习仲勋、林伯渠、贺龙、王震老一辈革命家在韩城的故事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20/7/31 9:01:14 来源: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韩城解放后,西北局和边区政府(陕甘宁边区)以及所属单位,对韩城的工作进行了视察、了解,做了及时重要指示。对于新区(韩城)的工作开展起了积极的指导作用。

彭德怀
    在一次战役部署前夕,彭德怀同志一到韩城,就住在县政府。他来时带了一个秘书,一个警卫员,一个炊事员,一个饲养员,一行五人。过去我(段洁)在晋东南时候就听到彭老总艰苦朴素,以身作则的精神是非常动人的,皖南事变以后,彭德怀同志由西安到了晋南,这地方是唐支队,那是一个新成立的支队,同志们觉得彭总远道而来,沿路很辛苦,弄了些吃的,炒了成十个菜。彭总一看就问:“这是谁叫搞的?是你们掏钱高的还是叫我掏钱?我一个月只有五块钱津贴,全拿出来都不够,叫你们掏钱,你们比我的紧贴还少。你们这样做我不赞成,我也吃不起。说罢,身子一拧就走了”。这个故事当时在太行地区流传很广,我早有所闻,所以彭总来了以后,我们先找了秘书问了问,对他的生活怎么安排。秘书说你们千万不要搞什么招待,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就行。我们知道彭总是南方人,喜欢吃鱼。便派人在黄河里抓了点鲤鱼送给他的炊事员。饭菜做好以后,他和秘书、警卫员、炊事员、饲养员一起吃饭,他们亲密无间,好像形影不离似的。一些同志讲,彭总来了要特别招待一下,我说不能招待,招待要取得他的同意。我就把彭总在晋东南的那个故事讲了,大家听了深受感动。我们和彭总的秘书商量,给他安排住宿。当时没有合适的房子,我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他不住。他说:“另外给我寻房子,你还有你的事情,不要妨碍你的工作。彭总的生活作风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件事情给我们新区工作的同志是个无声的教育,引起同志们广泛议论和对彭老总的敬仰。他临走时对我们说:“你们给我弄了点鱼,确实饱餐一顿,很好”。我们没有招待彭总,还受到彭总的表扬,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印象非常深刻。

    习仲勋
    习仲勋同志(时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和林伯渠主席(时任陕甘宁边区主席。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陕甘宁边区的建制撤消,政府解散。),从冯塬开完会,带了一些同志到韩城了解情况,习仲勋书记找段洁(时任韩城县县长)和白耀明等同志谈话,他们汇报了当前一段时期的工作。听完汇报后,习仲勋同志说:“你们好好总结一下,这段时间以来,有什么经验,有什么教训,有什么新的方法,群众有什么反映和要求”。 听完习仲勋同志的讲话,段洁向他提了个意见,说地方上有人议论,说韩城县政府好像成了北寿寺县政府,因为我是县长,孙昶同志是副县长,贾德升同志作秘书。所以,县长、副县长、秘书都是北寿寺人,但北寿寺人从未得到任何优于其它地方人的待遇。在韩城地下党活动中,北寿寺人确实是做了一定的工作,孙昶同志在地方搞了十年地下党的领导工作。1946年,他进入边区工作,1948年中季组织上又派他回来担任副县长。习仲勋同志说:“这不是你们决定的,也不是我决定的,这是西北局决定的。这个问题你不要管,你只管认真负责的做好你们的工作,做好团结工作,这个问题我也解决不了”。习仲勋同志的一席谈话给我们今后的工作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反映出老一辈革命家在选人用人方面的公道正派,也为新区(韩城)的发展树立了榜样。 

    林伯渠
    陕甘宁边区主席林伯渠同志到韩城视察,了解情况。林伯渠同志除对地方工作作了重要指示外,对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对林老的招待,我们只抓了点黄河鲤鱼,别的不让办。但是林老住了几天,返回时走到薛峰川派人送来了他们应交的伙食费。而且在信上一再讲:“你们做了一些招待,我们是不主张招待的,我们要和大家一起吃,但你们搞了些地方风味叫我们吃。走时忘交伙食费,现记起来,派人送回我们应交的伙食费,这是应该交给你们的”。这件事情对新区(韩城)当时的影响非常大。林伯渠主席在这里住了几天,走后还专门给县上送来伙食费,这是边区的优良作风,也是延安精神的具体表现。

    贺龙
    贺龙同志到韩城时,我在张家堡搞减租减息工作,不在城里。适逢那里二纵队文工团开晚会,在大操场演戏。所以大家都到大操场看戏去了。这时候和贺龙同志来了,他到的晚一点。县政府留下值班人员在一个房子里打扑克,贺老总到处喊不见人。后来,打扑克的同志听到喊声都出来,贺老总当即对他们作了严厉的批评。他讲到:“你们住在边沿地区,现在政府里边好像没有人一样”。第二天开会时,贺老总首先作了自我批评,他说:“过去人家都知道我的性子有点急躁,看到不顺眼的事就要批评。所以一到这里,见到你们县政府没有人,我就大声的批评了他们,这个性子急了一点,你们对下面的同志作些解释”。贺老总的自我批评精神对我们当时新区的同志触动非常大,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领导同志作自我批评的场面,对他们确实是个很好的教育。也体现出老一辈革命家的优良作风,为新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贺老总看到韩城街道环境卫生比较好,他就把金城镇管公安工作的左民同志找来问道:“你们这里是怎么管理的”?左民同志说:“办法没有别的,就是分门分户,各扫门前雪,大家都打扫。没有什么专门清道的”。贺老总就说:“你们这个办法好,把新区街道上搞得整齐清洁,这很好”。贺老总对新区的工作一点一滴都很注意,好的做法就加以表扬肯定,并要求其他地方借鉴学习,做的不够好的就加以指出纠正。

    王震
    王震司令员和他率领的二纵队,对韩城的解放和贡献很大,从韩城的两次解放和在山西整训期间给了我们的游击队的经费、武器很多的支援。整个解放战争期间我们和东府兄弟县的游击队都是配合各纵队主力作战的。因此和王震司令员有特别深厚的战斗友情。记得他在壶梯山战役中受了伤,回到韩城,我们要慰问他,他坚决不让。他说:“要慰问的话,去慰问部队,不要慰问我个人”。从县政府出来,他手搭在我肩膀上,谈吐间感觉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也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军民一家亲。
(该资料根据段洁回忆录整理)

    从上述几件事情中,真实的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的优良作风,这也是延安精神的真实表现,值得广大党员干部学习和传承。在当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三严三实”与延安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在延安时期,我们党就是坚持和发扬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保持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高度自觉的责任担当,清正廉洁的为政本色,那时我们党的领导干部就是按照要求,加强党性修养,坚定理想信念,提升道德境界,追求高尚情操,自觉远离低级趣味,自觉抵制歪风邪气。决不像现在的一些领导干部,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言行都背离领导干部的基本准则、违反规定,甚至严重违反党纪国法,严重损坏共产党领导干部的形象。延安精神传承了共产党人“三严三实”修身的最高境界。因此,传承好实践好延安精神是广大党员干部在新时期实践“三严三实”的光荣使命和神圣职责。        (韩城市委组织部 孙云哲)

    段 洁
    段洁,1907年8月生于芝阳镇北寿寺村。1927年毕业于韩城师范,同年在本地乡村小学执教。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党支部书记、区委组织委员、县委巡视员、赤卫队政治指导员、县委宣传委员等职。1932年5月,段洁担任韩城赤卫队政治指导员。1938年11月,段洁经组织介绍,北上延安进入抗大学习。毕业后,奔赴晋东南度过了艰苦战斗的5年。1943年,奉命调回延安。相继担任洛川游击队政委、黄龙工委副书记等职。1947年3月,任韩城工委书记。同年10月,韩城工委撤销,成立韩城县委,段洁任县委书记。1948年3月,韩城第二次解放,段洁被任命为韩城县长。1949年5月,西安解放后,段洁调入西安工作。1952年任西安市党校校长兼党委书记,西安市第二、第三和第四届市委委员。“文革”初期,他受到冲击,被罢官。1969年恢复工作,先后担任陕西共大、西安市“五七”干校领导小组组长,第一副主任、副校长、副书记;西北大学党委委员,校革委会副主任;后又派任西安市“三案”工作组长等职。1979年11月任中共西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主持常务工作。1982年8月离职休养。1996年8月14日逝世,享年90岁。(4)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