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厅局领导 >> 正文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演进的理解与浅析
孙宗琦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2/25 14:21:14 来源:投稿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原题: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演进的理解与浅析

孙宗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对现阶段纲领的概括。其科学涵义是要求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适合中国特点的道路,逐步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把中国建设成为具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现代化国家,即一方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走社会主义道路;另一方面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不照抄、照搬别国经验、模式,而是走具有中国特色的路。
       实践证明这条路走对了。思想决定方向,方向决定道路,道路决定命运。纵观历史,各朝各代的发展都有其各自的发展的规律,而统治中国数千年的思想也有其演进的规律,从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到先秦尊崇法家思想,再到后世各朝尊崇黄老、程朱理学,以及到中国最后一个朝代清朝的尊崇儒学,满汉分治的思想。虽然不可不说,这些朝代的灭亡和当时的政治环境、外部环境等诸多因素有着不可割裂的原因。但终其根本还是指引社会发展的核心思想与中华民族发展需要、与时代发展需要的不平衡,导致社会发展积弊,最终没能使中华民族走向复兴。回望中国近代的发展,虽然近代史的后期已经萌发了民主的思想,但不可避免的是民主革命先行者孙文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也同样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不能代领中华民族走向复兴。
       思想就是道路,由此观之,中国人在探寻走什么路,同样是经历了亘古恒今的探索。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自使领导全国人民进行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寻找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模式与民族复兴道路。这一模式和道路的称谓经历了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变化。这一变化正反应出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从一步一个脚印地探索向自信豪迈挺近的艰苦卓绝历程。

一、三个提法的出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是伴随着中华民族从积贫积弱走向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一同演进发展的。这既是中国共产党发展的必然,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需要。

      (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八十年代用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1982年9月1日,邓小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词》中首次提出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指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这一论段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依据毛泽东倡导的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原则,在长期总结探索积累经验的基础上,长期实践,深刻地认识到了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的规律。
1982年9月8日,胡耀邦在中共十二大上做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1987年10月25日,赵紫阳在中共十三大上做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九十年代用的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在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积极探索中积累了经验,1992年2月,邓小平视察南方并发表重要谈话,以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发表和1992年3月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的召开为标志,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1992年10月12日,江泽民在中共十四大上做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 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1997年9月12日,江泽民在中共十五大上做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 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纪》。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二十一世纪伊始用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能力不断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2002年11月8日,江泽民在中共十六大上做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2007年10月15日,胡锦涛在中共十七大上做的政治报告的题目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在奋力夺取“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的征程中,中国共产党总结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做的政治报告题目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二、三个提法的演进原因
         马克思曾说过:“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每个时代都面临着每个时代所特有的问题,只有科学地回答时代提出的问题,才能正确制定自己的策略。也正是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在任何时候,都高度重视对时代问题的回答,积极探索,立足实践,一次次在理论创新的成果中回答着时代所带给我们的重大问题。
       在中国共产党建设社会主义的奋斗历程中,曾经遇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但反映时代主要特征和中国共产党主要任务的重大问题,归结起来主要有四大方面,即“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什么是发展、为什么发展、怎样发展”,“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是在对上述问题的回答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生了历史性飞跃,产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经历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提法的变化。几个提法从表面上看,虽然只是几个字的区别,但实质上却体现了对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伟大实践成果的新概括,体现了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理论最新的深刻把握,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伟大创新。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起点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提法是历史的必然。建国后,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和文化都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是那个时代要中国共产党回答的时代之问。建国初期,由于当时中国共产党对共产主义社会建设,特别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重视和认知不足,盲目的学习苏共经验,缺乏实践,使得我们忽视了在经济文化落后的情况下建设社会主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试图照抄照搬革命战争年代的成功经验,凭借主观主义思想,借助群众运动,快速实现社会主义。错误的认识,使我们在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后历经曲折,备尝艰辛。
      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正确认识到在中国现代化建设中必须考虑“底子薄,人口多,经济文化落后”等特点。他曾说“中国式的现代化,必须从中国的特点出发。”、“苏联搞社会主义,从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算起,己经六十三年了,但是怎么搞社会主义,它也吹不起牛皮。我们确实还缺乏经验,也许现在我们才认真地探索一条比较好的道路。”。即使在改革开放进行了近十年之久的1987年4月底,邓小平依然在多次场合表达了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探索阶段的谨慎态度。26日,邓小平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理什特劳加尔时谈话时强调,中国困难比较多,“短期内要摆脱贫困落后状态很不容易。必须一切从实际出发,不能把目标定得不切实际,也不能把时间定得太短。”、 “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但什么叫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还在摸索之中”,可以看得出对刚刚走出现代化建设困境的中国,“必须客观遵循发展的规律,谨慎的找寻一条适合中国发展的道路”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在那个时代探索社会主义的主旋律。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提出正是在这样的主旋律下,中国共产党深刻认识到我们走的路既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又要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民族特色。这表明了中国共产党正视历史规律,认识到现阶段我们对于社会主义建设正处于不断地探索期,还需要不断地认知。这表明了中国共产党秉持谨慎的态度,坚持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和决心。自邓小平首次明确提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提法保持了长达15年的延续,它的产生是中国共产党在代领全国人民寻找中国特色的现代道路建设和实现民族复兴事业进行的科学总结。自此之后,在探索“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关于现代化建设的理想设计、理论架构、实践活动第一次有了一个科学称谓和概念表达,它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身的理论基础,从而使一切后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论断、新观点在此基础上建立与发展了起来。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走向成熟
         “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提法深化了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建设。虽然中国也经历了发展的阵痛,但在改革的道路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己经熟知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能够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在中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并在实践中找到了一条实现民族复兴的正确道路。这些充分表明,中国特色现代化发展模式日益走向成熟,并得到国内外的普遍认同。与此相适应,在这一模式探索阶段所提出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称谓与表述,必然要有所更新和发展。
       在新的理论逻辑指引下,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进一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创造性地回答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提出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提法。在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召开之前,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己经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到2001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5933亿元,比1989年增长近2倍,年均增长9.3%,经济总量己居世界第6位。在那个时代,虽然中国发展过程中还存在着不协调的问题,但可以看出中国的发展已经明显的摆脱了改革开放前发展错误道路的阴霾。在原提法的基础上去“的”,正表明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初步展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在中国这片神州大地上生根发芽。
         (三)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的历史方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提法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脉相承。在社会主义本质问题与党的历史方位问题初步解决的基础上,中国共产党为发展找寻新的动力,探索“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新的重大问题。在这样的时代要求下,以胡锦涛同志为核心的第四代中央领导集体,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提出了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创造性地回答了“什么是发展、为什么发展、怎样发展”的根本问题。确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使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从“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真正发展成熟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显而易见,从有“有”到没“有”正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从谨慎探索,丰富理论,再探索,直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成熟的历程。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指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推进任何方面的改革发展都要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同时,党的十八更加明确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这一系列的论断和举措,无不彰显出中国共产党在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上,不断明确方向,更加自信的态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2017年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了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判断,正是以马克思主义时代观为理论指导,充分认识到“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正是在准确把握当代中国的历史方位,对社会主要矛盾的新的判断中,确立的新的历史方位。这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认识达到了一个空前的新高度、新境界,表明中国共产党将以坚定自信的姿态开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征程。

        三、三个提法的历史意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是基于中国国情,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实践相结合,创造性地走出一条符合中国社会主义特点的道路。这个道路既不同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展道路,也不同于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发展道路,具有很强的中国特色、中国智慧。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成长成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不断弘扬。
     (一)伟大的理论指引中国取得伟大的历史性成就
       从历史和实践过程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一项长期性的伟大事业,“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科学命题的提出使得一度中断的中国现代化事业扬帆起航,邓小平在1992年南方谈话中指出:“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中国共产党代领全国人民总结建设社会主义的经验教训,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中对内政、外交、国防、党的建设各个方面进行了大胆探索和实践。经过中国共产党几代领导集体智慧总结,在对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共产党执政规律探索研究的基础上,立足我国国情,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总结提炼出来了具有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论的、科学的、正确的、有丰富内涵的思想理论。正是在这一理论的指引下,中国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成就,大国外交使我们真正地屹立在了世界民族之林,大国重器使我们逐步站稳起了大国地位,大国气象正不断显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光芒。
         (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使中国更加自信
       2012年11月8日,胡锦涛同志代表十七届中央委员会报告中指出了“三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大会上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从而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推动中国不断发展过程中,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四个自信”是科学统一的整体,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坚实“四个自信”是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的内在动力,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根本保障。时代牵引着发展,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提出时,中国共产党的谨慎探索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时,中国发展的“四个自信”,正是中国共产党对国情认识的进一步深化,对历史发展的进一步肯定,对未来道路的不断自信。
          (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带来改革红利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共产党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不断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国防与军队现代化建设以及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深化改革,经济社会发展质量不断提升,结构不断优化,后劲不断增强,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很快实现了由贫困到温饱、由温饱到小康的跨越,并由此很快实现了由站起来到富起来的飞跃。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1982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人民币5373.4亿元,世界排名第9。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人民币827121.7亿元,约合131735.85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15%左右,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财政收入17.3万亿元。数据的对比可以明显地看到我国经济发展之迅速。按照经济学家林毅夫所说:“以这么高的速度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增长,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
         中国实现了由封闭、贫穷、落后和缺乏生机到开放、富强、文明和充满活力的历史巨变。经济实现了持续快速增长,综合国力进一步提高,民生得到显著改善,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科技教育快速发展,社会事业全面进步;中国社会先进生产力不断发展;经济政治文化建设成效显著;主人翁意识显著增强;受教育水平和文明程度明显提高,社会整体文明程度大幅提升;融入了世界主流文明,锁定了中国的发展道路。
          (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
          中国工业化进程加快,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结构日趋合理化,第三产业逐渐占据主导地位。2017年,中国三产结构的比例分别为7.9%、40.5%和51.6%。第三产业的发展增幅已经超过第一、第二产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
         邓小平同志早在1992年视察南方重要谈话中就指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二十多年时间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各方面己经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一种理论,唯有与时俱进,才能永葆生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己经成为当代中国民族自信的核心内容和基本支撑,也由此成为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基本精神动力、核心话语主题和时代最强音符。

       总之,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理论表述的变化,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实践模式与道路经历从摸索到成熟的转变。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认识从比较深刻但尚不完善到更加深刻和完善的转变。它高扬起中国共产党和全体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社会主义自豪感,吹响了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创新的时代号角。

作者系北京航天动力研究所党委书记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