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智慧文苑 >> 正文
木瓜树的主人(遇见)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2/6 19:22:57 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黎衍俊

  节日的晚上,远处天空烟花万重,城里高楼霓虹辉闪,公园里花灯耀眼,游人如织……我在公园的大道上。

  “来散步啦?”环卫阿姨向我打招呼。

  “哎,没放假呀?”我说。

  “是的,每年这个时候,最忙。凡是大家放假的时候,我们就最忙。”她笑着。

  “明天再扫吧,你该回去了,今天过节,家人在等着呢。”

  “不急,今天活多,要晚一点,家人都习惯了。”

  我几乎每晚都和她相遇。是啊,都习惯了,连逢年过节都习惯了。

  都习惯了,天天一个样,土黄色的工作服,头戴帽子,脸庞围着纱巾,戴着口罩,身后一辆垃圾车“陪伴”着,不离不弃,手上扫帚有节奏地舞蹈,地上的树叶沙沙地响。她带着黄昏走向深处,街灯又把她从街角中拉出来,身影亮亮长长……

  一天,台风将来,我参与检查街道安全工作。在一大树底下,我又遇见她,捧着一盅白粥,美美地喝着。她向我打招呼,我感到愕然,以为她认错人。看到她身边的那把扫帚和垃圾车时,我才醒悟:“是你呀,认不出来啊,刚吃午饭?”

  “是的。”她笑得很甜,吃得很香。也许是习惯了,一点不矜持。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真容。此时的她已脱下工作服,摘下帽子、纱巾和口罩,头上露出盘着的长发,那贴着汗水的刘海下,是一张端庄的脸孔。

  我笑着说:“原来你还这么年轻,好漂亮啊。”

  “哄我开心啰!还年轻,快五十了,成老太婆啰。”她哈哈笑起来。

  “这个时候吃的算哪餐?”

  “是午餐。早餐五点,午餐一点,晚餐八点。”

  “现在几点,知道吗?快三点啦。”

  “前段路垃圾多,刚扫到这里。”

  大树好乘凉。这棵树树龄已长,绿叶婆娑,树上鸟儿翻飞,吱吱喳喳地闹,树下一群阿姨在聊天……

  几天后,我胃不舒服,老中医说野木瓜花对肠胃好,城边村有,吩咐我去找。我在村里转来转去,天色迷蒙时才在村边偏僻的一座平房前找到。木瓜树生机勃勃,花很美,躲在深处,之前的台风对它影响不大。

  我走到屋前,正想敲门,村路上一位阿姨拉着垃圾车,乒乒乓乓的向屋前走来。阿姨开口:“你好,你找谁呀?”

  “想找木瓜树的主人。”我笑着回答。

  “找这树主人干吗?我就是。”她回到门前,安放好车,解下头上的帽子、纱巾,走近我:“哇,是你啊,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

  “哎呀,阿姨,你家在这?”

  “租的房子。进去坐坐吧,我爱人在。”

  她随手推开门,打亮厅里的灯。我难挡她的热情,也跟了进去。

  此时,厨房传出声音:“回来了,菜马上好,准备吃饭。”

  她笑着回答:“有客人呢。”

  “好,客人来了,快坐,一起吃饭。”

  我说明来意,并告诉她,晚饭早就吃过了。阿姨说,你坐下吧,爱人也很好客。盛情难却,我坐下来打量这房子。这是三间红砖瓦房,旁边厨房另建,瓦面存旧,但墙壁亮白,地板光洁;家具简单,整齐大方,整屋给人宽敞明亮的感觉。阿姨说,房子偏僻点,但每月租金三百元,便宜,适宜她家。房主人已在城里购房置业了,这屋交给她家管理,地板、墙壁是老公装修的,感觉很好。她指指厅里分出的一个小间,这是儿子的房间,他到省城读大学了。

  此时,她爱人开始上菜,三菜一汤:肉片汤,一青菜,一煎蛋,一盘炒花生。阿姨从房间端出两杯酒,笑着说:“这是药酒,我爱人每天都要喝上一杯,你也尝尝。”

  “对对,好酒好酒,我们一起喝。”她爱人勤劳,敦厚热情,耿直语快,看出来他是家里的“主厨”。

  席间,阿姨边吃边说。他们家在乡下,夫妻俩已年近五十了,都是高中生,和爱人一起来做环卫工人是为了儿子读书。儿子懂事,勤奋,成绩好,初中考上城里一中。夫妻俩担心孩子生活难以自理,决定放弃农耕,进城来打工陪读。还好孩子如愿以偿,前年考上国家重点大学,大人功夫没白费,好开心。爱人负责另外一个单元,力气大点,完成工作早些,做晚饭全包了。

  我问工作状况,她说:“每天早晨六点早饭后开工,晚上七点多收工,习惯了,不觉得累。比起大老板大演员那上百上千万是低了点,但我们本事到这儿了,工资够生活就行了,不求太多……”她摸摸爱人的肩膀加上一句:“老公比我辛苦,他还是家里的‘火头军’,里里外外他管着。”说完又哈哈笑起来,笑声穿过瓦缝,在夜空飘荡。

  屋外静悄悄,偶尔传来夜鹤声声;屋里暖融融,酒香、菜香和笑声交糅着,我心也醉了。

  她爱人夹一个荷包蛋放在我的碗里:“专讲不喝不行,来,我们干杯!”

  ……

  我告辞。阿姨说:“台风刚过,路面垃圾多,还要加班,我们一块送你出去。”

  到街上有几里路,我捧着美丽的木瓜花,跟着他们走在弯弯曲曲小路上。分路处,我向他们轻轻地招手,他们也向我招招手告别。我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走往街灯的深处。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06日 08 版)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