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部局领导 >> 正文
新时代绿色矿业发展的新路径
商洛市国土资源局局长 周波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4/25 15:29:52 来源:周波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随着全社会环保意识的愈益增强,国家对生态环境的要求越来越严,以及各类保护区的不断增多,如何实现“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共存共荣,已成为国土资源部门亟待破解的一大难题,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探讨。现结合商洛矿业发展现状,提出些许建议和对策,供交流和参考。
    一、商洛市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现状
    (一)全市矿产资源富集,潜在价值高。商洛市地处秦岭南麓,横跨山柞镇旬矿田、小秦岭矿田两大矿田,成矿地质条件好,矿产资源富集,已发现各类矿产61种,探明储量47种,其中大型矿床15处,中型矿床24处。铁、钒、钛、银、锑、铼、石墨、石英质玉等21种矿产,资源储量居全省首位,是陕西省矿产资源的重要战略接续地和资源型经济潜力区,矿产资源潜在经济价值超过3650亿元。
    (二)矿产开发势头强劲,经济占比重。近年来,商洛市秉持“政府主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依法推进”的原则,严格落实“整合资源、规范程序、完善机制”措施,高位推动,积极创新,强力推进矿产资源整合,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推进现代材料工业基地建设,形成了地方特色,且发展势头强劲。2017年全市矿业总产值达515亿元,占到规上工业总产值的43.3%,矿业增加值占到工业增加值的一半,占全市GDP近四分之一,在商洛经济社会发展中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
    (三)矿业发展市场低迷,转型升级慢。受国际国内矿业市场矿产品价格持续低迷影响,全市矿产企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矿产品销路不畅,90%的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目前,全市矿产资源整合还未到位,矿产开发升级力度不大,矿产企业中以探、采、选为主的多,冶炼加工的少;矿产品中以原矿石、初选矿等低端产品为主导的上游产品多,深加工、高附加值的下游产品少,产业链条不长,经济效益低下,总体上还处于初次加工、初级产品、粗放经营的低水平状态。
    (四)矿山规模整体偏小,利用效率低。全市现有各类采矿企业520个,其中大型矿山27个,占5.19%;中型矿山65个,占12.5%;小型矿山428个,占82.3%。点多面广,规模偏小。私营企业和小矿山受利益驱使,存在大矿小开、一矿多开,或者只占不开的现象,矿山企业采富弃贫、采厚弃薄行为时有发生,难以形成规模化集约化开发,资源利用率偏低。
    二、存在的问题
    (一)市场监管乏力,资源浪费。上世纪八十年代至本世纪初,因地方经济发展需要,矿业项目大上快上,一些缺乏技术和资金的私营企业也乘势进入矿产资源开发领域,存在着零星开发、盲目找矿、急于建厂以及采富弃贫、采易弃难现象。一些找矿前景较好、有希望成为整装矿田的大矿被分割为小块的现象普遍存在,给日后有计划、大规模找矿形成了障碍,造成资源严重浪费。
    (二)产品技术落后,竞争力弱。商洛矿业开发虽早,但矿山起点低,矿产品初级加工多、精深加工少,未形成产业链条,零敲碎打,几乎无市场竞争力可言,一旦市场波动,只能被动调整。随着调整周期的扩延,企业因自身造血功能的缺失,逐步被市场淘汰。
   (三)资源勘查滞后,家底不清。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矿业下行的压力使得企业在矿产勘查投资方面力度减弱, 正在开展的勘查工作,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目前,商洛大多数矿山地勘工作仅能达到普查程度,因后续资源不足而停产或半停产的占到三分之一以上,还有三分之一左右已处于中晚期或即将闭矿,矿产资源储量不明,难以满足矿业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需要。
    (四)重开发轻治理,破坏环境。近年来,商洛的矿山企业效益不佳,只采不治现象比较普遍,特别是露天开采活动造成山体破碎,植被破坏,水土流失。特别是早期开发的矿山企业生态意识不强,一些个体私营小矿山和非法采矿企业利益为先,环保意识差,乱采滥挖、破坏环境的现象屡禁不止,导致了生态环境的破坏和污染。据统计,商洛市矿山开采破坏土地面积约1513.43公顷,破坏林地1246.16公顷,212个矿山存在地质灾害隐患348处。
    三、对策与建议
    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发展矿业必须坚持生态优先。坚决落实好习总书记的“两山”理论,把发展绿色矿业、建设绿色矿山作为转变矿业发展方式、提升矿业整体形象、促进矿业健康持续发展的重要平台和抓手,逐步实现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生产工艺环保化、矿山环境生态化、矿地关系和谐化。
    (一)整合优惠政策,协同推进绿色发展。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优先原则,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整合发改、金融、财政、环保、林业、水务、国土等多部门的环境保护优惠政策,扶持绿色矿山建设,构建绿色矿业发展格局,做到矿产资源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脱贫致富有机结合,解决好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促进绿色矿业发展“脱胎换骨”,推进政府、企业、社会协同共治,统筹安排地质矿产、矿山生态环境治理、重金属污染防治、土地复垦等资金,优先支持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内符合条件的项目,发挥资金聚集作用,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共赢目标。
    (二)加强顶层设计,严控个体私营矿山。充分认识“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理念,认真贯彻国家对矿产资源制定的各项政策,严格资源管理,禁止矿业权倒买倒卖,制止乱采滥挖、采富弃贫,减少只生产原矿的矿山数量。遵循矿产资源不可再生的自然规律,从国家层面出台政策,提高矿产资源开发准入门槛,从严控制个体私营企业新建、延续矿业开发项目,关停淘汰资源品质差、生产规模小、生态治理慢、污染严重的中小个体私营矿山,逐步解决矿山企业“多、小、散”等布局不合理问题。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筹推进“去产能”,坚决淘汰“僵尸企业”,对连续亏损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长期圈占资源不实施开发建设的个体私营矿山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注销矿业权等方式予以“清退”,有效调整矿产资源的探、采、选、冶(加工)布局,切实解决矿产资源管理粗放、矿权设置分散、矿业关联度低、低水平重复建设、安全隐患突出、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等问题。
   (三)调整勘查布局,大力推行绿色勘查。矿产勘查是矿业的基础,在全球矿产勘查回暖之际,应根据供需结构变化,结合矿种重要程度与供需形势,调整矿产资源勘查矿种布局。坚持“生态保护第一、尊重群众意愿”的原则,实施绿色勘查,紧抓国家需求,树立绿色思维,强化科技创新,聚焦深部和战略性新兴矿产资源勘查,大力推广应用航空物探、遥感等新技术和新方法,适度调整或替代对地表环境影响大的槽探等勘查手段,减少地质勘查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地方政府或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可通过招商引资、国家项目支持、优惠政策引导、矿权市场化运作等方式,多途径增加地勘投入。支持和鼓励大中型矿山等有资金实力的企业开展外围和深部找矿,增加保有储量,延长矿山服务年限。
   (四)建立标准体系,推进绿色矿山建设。依据《固体矿产绿色矿山建设指南(试行)》,探索制定市县绿色矿山建设标准。鼓励矿山企业在发展的同时,承担起尊重自然生态和保持青山绿水的社会责任,在绿色发展之路和生态文明建设中不断寻求新的突破。坚持“依靠科技进步,发展循环经济,建设绿色矿山”的理念,坚持“因地制宜,边开采边治理”的原则,在矿山开采过程中,优化开采方式,依靠先进的工艺和技术不断提高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效率和水平,把矿石中有益的元素“吃干榨净”,减少“三废”排放,最大程度减轻开采活动对环境的扰动,对所造成的地质环境问题,及时进行治理和修复,包括采场选矿工业场地、采矿选矿办公生活区、尾矿库和废石场等,延伸绿化美化整体范围,努力建设“下有草、中有树、高有花”的立体景观式矿区。
   (五)强化政府管控,延长矿业开发链条。强化政府对矿产资源的宏观调控职能,以优质国有企业为依托,按照“掌控资源优势,引领资源开发,提高利用效率,搭建融资平台,推进资源开发”的宗旨,鼓励国进民退,充分发挥国有企业职能作用,通过行政审批、协议收购、市场配置和对政府依法收回的矿业权进行储备,掌控优势矿产资源,按照法定程序将资源向优质国有企业配置。鼓励企业与科研单位联营,推进矿产品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大力扶持具有资源、技术和市场竞争优势的矿产精深加工企业,重点做好优势矿产资源整合和产业发展,探索按矿种整合的模式,加快形成各具特色的产业集团,提升抗风险能力。

    商洛市国土资源局局长 周波(4)


(共1页)[1]